67岁婆婆宁当保洁员也不涨房租

楚天都市报2019-08-14 09:10

图为:官恩兰(左)为租客李莲珍送来西瓜

图为:官恩兰在小区修剪绿化带

在武汉市洪山区南湖恒安路和二环线交会处,坐落着一片因新农村建设而形成的小区——江宏新村小区。小区离武昌火车站不远,成为不少外来务工人员的租住地。

67岁的官恩兰婆婆和外来租户的故事,在这个小区里广为传颂:她家的3层楼自建房,2000年建成后不但一直低价出租,她还经常给房客减免房租。

官恩兰婆婆家并不富裕,这9间房子,每个月只能租到5000元,比市场价低了2000元,这2000元也正是她当保洁员的工资。原来,为了补贴家用,她宁愿选择去物业公司当保洁员,也不去增加租客的房租。

在这里住了8年的李莲珍,就是最典型的一位租客。8年间,官恩兰没有涨过李莲珍的一分钱房租,一直是每个月300元,而小区里相似的房子,月租已涨到六七百元。对此,李莲珍心怀感恩:“她把我们当成了一家人。”

结缘

外来打工夫妻慕名租房

8月10日晚上8时,华灯初上,一股凉风吹过,暑天的燥热变得凉爽。

江宏新村88号楼下,赤膊的男人,聊天的女人,嬉闹的孩子,卖鸭脖的叫喊声,共同形成了一幅市井消暑图。

这栋楼就是官恩兰婆婆家的自建楼,楼下的大多是她的租户。

吃过晚饭,租住在三楼顶上小阁楼的李莲珍搬着小板凳在屋顶乘凉,听到楼道里传来房东官恩兰的询问声,“诗慧回来了吗?我给她切了西瓜。”李莲珍起身想要推辞,但官恩兰走上来将西瓜塞到她手中。“你咋这样啊,又给我们送吃的。”李莲珍连声感谢,将瓜放到了房间的桌子上。“我们也吃不了,一起吃撒。”67岁的官婆婆穿着朴素,平实的语气不容拒绝。

14年前,李莲珍和丈夫带着3岁的女儿程诗慧,从安陆来到武汉打工,临时租住在江宏新村附近的小区。丈夫做保安,每月工资仅几百元,经常遇到房东涨房租,4年内他们差不多搬了5次家,直到2011年搬到了江宏新村。

那时,李莲珍和丈夫每天忙于打工,9岁的女儿程诗慧经常被关在家中。有一次晚上回家,她对李莲珍说,“妈妈,我们要是住在官婆婆家就好了。”

原来,官恩兰有个孙子跟程诗慧差不多大。每到下午放学,一群小孩就挤在官婆婆家做作业和玩耍,官婆婆不但照顾孩子们喝水吃饭,还经常给他们辅导作业。

一打听,官婆婆家对房客特别照顾,房租长期比较低,李莲珍赶紧找到她。幸运的是,官婆婆家这时正好还有一间空房子,李莲珍马上租了下来。

减租

8年不涨房租少收近2万元

8年前,江宏新村里类似李莲珍租住的这种单间,有的可以租到每月400元。但李莲珍找到官恩兰时,官恩兰看她和丈夫收入都不高,女儿还在上小学,主动提出只收300元。

没想到,300元的房租,一收就是8年——任由江宏新村和外面的小区房价翻番,租金翻倍。

李莲珍算了一笔账,近几年,她租的房子市面上月租都在600元以上,官婆婆相当于每个月为她减了300元,一年就是3600元。即使前几年和市面差距小一点,这8年来减免的租金也差不多有近2万元了。

这笔账,一直记在李莲珍的内心深处,她不时会翻出来算一算。她知道,这蕴含着官婆婆对她一家沉甸甸的爱和关怀。

5年前,因为周边城中村陆续拆迁,大量的本地居民和外来人口就近分流,江宏新村小区的房屋租金一时间水涨船高。一次,官恩兰的儿子程文辉问她,“小区里别人都涨了租金,我们也涨一点吧?”官恩兰说:“我们每月多收别人几百元,租户每天就要生活得更紧巴,我们何苦去为难他们?”程文辉说,他此后再没跟母亲提过涨房租的事情。

就这样,李莲珍的300元房租,8年来一直没变化。“他们在我这里住,就是跟我有缘分,出门在外无依无靠,都是为了讨生活。少收他们一点租金我也能承受,还能拉近我跟租户之间的关系,挺好的。”官恩兰说,她看重的是跟租户的缘分。

免租

2年多时间坚决不收租金

天有不测风云,其乐融融的李莲珍一家人,在2015年遭遇了一次重大打击——丈夫查出了胃癌。

当时,李莲珍在一家超市做保洁员,每月只有一千多元收入,生活本来就捉襟见肘。丈夫生病不但无法工作,还要大笔治疗费,家里更困难了。

一天,官恩兰敲开了李莲珍的房门,“这两年的房租给你免了,好好治病,先度过眼前的这道坎。”官恩兰轻描淡写的一席话,让李莲珍泪如雨下。原本对生活灰心的她决定振作起来,她把丈夫送回老家照顾,自己继续打工赚钱。

虽然官婆婆这么说了,但倔强的李莲珍依然想如数交房租。三个月后,李莲珍把欠下的租金拿给官恩兰,她却执意不肯收,又偷偷将钱放到了程诗慧的书包里。一个月后李莲珍发现了,加了当月的房租,当面塞给了官恩兰。可不久后,她在书包里又发现了官恩兰放进去的钱,赶紧去交还。

最后,官恩兰提出一个折中的办法,“我帮你们把这钱存着吧,以后诗慧出嫁时取出来给她买嫁妆。”

2016年,李莲珍的丈夫因癌症去世,去世前还对她说,“房东一颗善心,关照我们这些年,她的好意我们心领了,但这笔嫁妆钱我们说什么也不能要。”李莲珍含泪点了点头。

两年多的时间,官恩兰一共为她们存了近9000元。直到去年程诗慧当了美发店学徒,能自己赚工资了,她才重新开始收房租。“我承诺给她们免租,就要兑现。这钱是她们的,只是现在交不出去,先暂存在我这里,到时换种方式给她。”谈到这近9000元钱,李莲珍坚决,官恩兰更坚决。

生情

房东成了租客的“姑妈”

私下里,李莲珍管官婆婆叫姑妈。她觉得自己跟官恩兰是有缘分的,她的女儿和官恩兰的孙子都姓程,外人乍一听以为是一家人。“事实上,官婆婆把我们也当成了一家人。”

刚住进官婆婆家的房子时,程诗慧还在读小学,放学回家就坐在官婆婆家的小板凳上,和官婆婆的孙子程琳峰一起写作业,还经常一起吃晚饭。平时程诗慧有个头疼脑热,父母常不在家,也是官婆婆带她去看。

有一次,程诗慧喊着眼睛疼,官婆婆一看里面长了一个小肿块,急忙带着诗慧到医院。李莲珍感动地说,“如果不是您帮忙带,这个孩子得吃多少苦,您真是像我姑妈一样亲啊。”

对官婆婆,李莲珍既感恩又愧疚,她知道这个“姑妈”自己过得也并不宽裕。

和小区很多房东不同,官恩兰不打牌不跳舞,也不出去旅游。在江宏物业管理公司,她是年纪最大的保洁员,每天不是在小区及周边浇花除草,就是在路边扫地清垃圾。

官恩兰老伴已去世,她和儿子、媳妇、孙子一起住在三楼。楚天都市报记者看到,她家里房内陈设简单,还是十几年前的普通装修,客厅甚至没有空调。

“我回老家,跟村里人说起这个城里的‘姑妈’,他们都不信。”李莲珍叹了口气说,“估计换谁也不太能相信吧,我们这个房东是宁愿苦了自己,却把租客当亲人。”

李莲珍的一声“姑妈”,让官恩兰喜上眉梢,“人都是有感情的,你把别人当亲人,别人也会把你当亲人。”官恩兰笑着说,自己还能做工干活赚钱,只要李莲珍愿意在她家里住着,她从没想过涨房租。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