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500个人,6年只”说“了一句话

武汉房地产报2018-11-07 10:20

01.

10月29日,融创的大日子。

当天,融创中国公告,对万达文旅完成并购交割。

总耗资超500亿元,用时15个月。

坊间有评论说,“中国房地产权力格局由此改写”。

与资本市场的高调相比,在产品上融创要内敛得多。

比如,6年前融创的中式豪宅“苏州桃花源”面世时,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说:

“这样的项目咱也就做这么一次”。

6年后,融创“食言”了。

10月29日,上海电影博物馆,“融创中国2018中式产品发布会”上。

面对全国300多家媒体,它一口气发布了3条中式住宅产品线:

以古朴见长,取材于明清住宅风范的桃花源系;

以精雅宋式艺术美学为研发范本的雅颂系;

以“传统精神,当代表达”为内核的现代中式----宜和系。

▲“总有心意传中国”发布会现场

这次的主讲是孙宏斌的搭档、融创行政总裁汪孟德。

财务背景出身、素来低调的汪孟德,很不“低调”地宣布:

“产品,才是房企的根本。做最好的中式产品,实现中国人的居住理想是融创的产品战略,也是融创的社会责任。”

没有研发的积累沉淀,没有成功的案例背书,是不敢这样放话的。

融创敢,是因为“这样的项目”已有广泛布局:

从2012年始于苏州,6年时间,融创以40多个作品,在30多个城市形成了完整的中式产品谱系。

在中式领域,这家房企开始表露它树立行业标杆的“野心”。

02.

十亩之宅,五亩之园。有水一池,有竹千竿。

勿谓土狭,勿谓地偏。足以容膝,足以息肩。

这是白居易在《池上篇》中表达的居住理想。

但那些“最美的中式建筑”,现在多只能在诗词书画里找寻。

在现代都市,这种理想,多只是梦想。

托斯卡纳、地中海、阿呆可、巴洛克、新古典等等西式建筑风格,成为刺激中国购房者需求的利器。

20年来,全国住宅千城一面主流欧美风。

国人内心深处的中式心结,究竟有没有“解药”?

有!

但在住宅中,难度最大的也是中式。

每年新增的住宅中,形神兼具的中式房子,寥寥无几。

这些年,国内拿得出手的中式作品,几乎都是由三四家头部房企完成的。

▲融创上海桃花源实景

03.

不是房企不想做,是不好做。

×

第一难,难在速度

中式建筑最大的门槛,是“守得住寂寞”。

本质上考验的是开发者的耐心。

融创中国副总裁时宇说:

“中国几千年的文化积淀,不应该也无法用快餐速度来对待。

文化的背后,是潜移默化的美学流变,是丝丝入扣的时代变迁,是生活方式的演进和精神价值的沉淀,从来就不可能一蹴而就。”

这话乍听起来有点虚,但时宇在发布会现场有一段解释。

他以屋顶的研发为例,披露了融创在“形成现代中式产品系研发逻辑时走过的心路历程”。

▲现代中式研发图谱

传统建筑的屋顶形态大致由四大要素决定:檐口、举折比例、屋脊、瓦面。

融创围绕这些要素进行了繁复的增减变化。如檐口是否起翘;举折是三段、两段还是直线;屋脊是正脊、垂脊还是戗脊等。

在推得五种典型屋顶形态后,再继续推演屋身和屋架。

它们相互组合后,再经过提炼,才能得到一系列典型的现代中式建筑原模。

再由模式原型创作出一系列产品原型。

然后,才能根据不同的地域环境,考虑客户审美和实用需求落地。

……

这些,需要沉下心来研究每个朝代的中式宅院,并将每一种建筑制式和构建元素在项目的样板中进行实践、纠错和再提炼……

在金融成本巨大的地产开发领域,慢下来,需要极高的风险承受能力。

▲“总有心意传中国”发布会现场

从故宫、恭王府到雍和宫,从颐和园、拙政园到残粒园、锄经园,从《千里江山图》、《汉宫春晓图》到《江山秋色图》……

这些年,融创深入考察了21座宫殿王府、33座南北古典园林、87幅宋代山水画;用了近100次顶层设计会、650余张手绘推导、1380次材料试样、6740余人需求调研,其中的一个产品线----九府系才基本成型。

报纸哥参加过多次中式产品发布会。

但如此系统地听到产品研发的详细路径,第一次。

×

第二难,难在素材

除了模式原型的推演,营造上的创作素材,也需要从浩瀚的中式基因库中提取。

中国建筑在上千年的岁月里,留下了《营造法式》、《园冶》等为数不多的营造学著作。

▲中式建筑的取材文献

更多的建筑技艺没有文字,多为口耳相传和散见于建筑中的实物细节。

取材,对设计者的体力和心力,都是巨大的耗费。

如,《营造法式》里记载的长窗样式多已流失,融创寻遍国内园林,拍得上千张长窗图片,“苏州桃花源”项目才有了纯正精美的长窗。

又如,中式住宅中的大量原构件,都是设计师在拙政园、留园等经典园林里取样拍照,然后向古建厂商定制样品,一一与古法对应,才有了瓦顶飞檐、青门莺窗、廊下挂落、叠山理水、曲栏流觞……

▲飞檐戗角,融创南京桃花源实景

中式建筑难。其中宋式风格建筑,业界公认难上加难。

原因是宋代建筑实体遗存太少。

但融创宋式产品线“雅颂系”做到了。

500幅宋画、近千首诗词,几十轮方案的推敲……通过长时期、大容量的走访和研究,真正读懂了宋式,融创才敢下手对宋式建筑进行传承再造。

时宇在现场提到了一个极其细节的案例:

从屋檐向外伸出的一段木板,用于遮阳及将檐部雨水引入院内。相当于是屋檐的延伸,造型上比屋檐轻灵,功能上增加了檐下空间……

▲版引檐示意图

这些对细节的极致表达,在报纸哥看来,有的已超出了商业范畴。

因为它的后面有太大的研发代价,并存在最终呈现的不可预知性。

最终,一个个看似简单的绞角造栏杆、一个个优雅弯曲的鹅颈柱、一个个精美的悬鱼纹饰……才能穿越时空而来。

“每一处技艺细节,皆是连接文化的路径”。

时宇在发布会上,用不到五秒念出的这句,背后是融创超过500人的中式研发团队,6年的文化苦旅。

×

第三难,难在匠人

传统工匠的技艺和心法,有岁月的沉淀。

中式建筑的传承,匠人是载体,也是实施者。

江南木工巧匠皆出于香山。

从明朝至今,香山帮匠人已传承几十代。其营造技艺是中式巅峰建筑工艺的代表之一。

在“桃花源”产品中,有20年以上经验的香山帮非遗技艺传承人广泛的参与。

花如此的代价,融创的理解是,不仅为了保证建造施工质量,更是以市场的认可,对传统营造技艺进行抢救和保护。

这不是吹牛。

很多中式构件的打造无法借助机器,只能手工雕琢。

传统工艺中,泥水、漆匠、堆灰、雕塑、叠山、彩绘等数十个工种,没有传统匠人的手工参与,完成不了。

如,飞檐起翘的每一个戗角,都是这些匠人一点点手工完成。

但国内目前能做戗脊的传统工匠,全部拢在一起,也不过区区数百人。

▲花街铺地

又如,花街铺地。

在中式园林中这是较具代表性的古法铺装。

所用的卵石粒严格控制在长约3厘米,宽1~2厘米之间,并经过特级抛光,定制加工。

这个工法,每2位匠人拼出1个平方,得用时3天。

一座中式方亭的宝顶,需要至少2名匠人花费一周时间才能完成。

×

第四难,难在自然

东西方的建筑哲学最本质差异,是对待自然的态度。

所以,中式产品的地域属性极强。

南方的拙政园和北方的承德避暑山庄,天壤之别。

全国100个代表性的古院落,你找不到两所雷同的。

倒不是古人有意“防撞衫”,而是中式建筑讲究“天人合一”。

它将人与自然和谐的考量列在首位。

▲融创南京桃花源实景

具体来说,就是尊重最本真的环境、气候、地形、生态,去顺势而为,去因势利导。

中式产品线如果没有适应性思维,最后就会闹出笑话。

比如,“把爱琴海的房子复制到武汉汤逊湖畔”就属此类。

融创的应对是3个字:自然观。

即所谓“尊重地域风貌,创造建筑与自然和谐共生”。

它的中式不搞产品线的单一复制。

时宇对此的解释是一句反问:你在干冷的中国北方,拷贝南方对付湿热的庭院和窗户制式,再美,能住吗?

▲融创南京桃花源实景

自然,是中式营造的原点,也是标尺。

小到门窗开间朝向,大到景观园林、风水格局,从规划布局开始,就得嵌入对当地自然的珍视和融合。

否则,“让建筑从自然中生长出来”就是空话,居者也享受不到中式建筑的四时晨昏之妙。

自然观,使融创的中式产品得以在全国开枝散叶,并最终发展为完整中式谱系。

04.

1945年,梁思成先生在《中国建筑史》里说:

“我们不必削足适履,将生活来将就欧美的部署,我们要创造适合于自己的建筑”。

1972年,梁思成带着对中式建筑传承的惨痛绝望离世。

▲ 梁思成手稿

40多年后,中国商人对人居建筑开始深刻自省。

于是,融创将一场产品发布会,定调为“总有心意传中国”,并几乎开成了关于中式住宅文化复兴的宣讲会。

它旗帜鲜明地表态:

“我们会不断去努力、去投入。不是一年两年,而是在未来五年、十年、二十年,都会持续去做。做‘适合于我们自己的建筑’。未来,融创低密度部分的项目,绝大部分都可能选择中式产品形制。”

报纸哥注意到,发布会上,汪孟德一身西装,在舞台上被泼墨山水画合围。毫不违和。

这个画风有点像融创的商道:务实,也要走心。

▲“总有心意传中国”发布会现场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