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,地产媒体人大迁徙:江湖多离别,十年如一梦

羊锅说楼2019-01-02 09:21
0

楼市如江湖,

江湖有门派,

掌门、营销、媒体……

掌门是“神龙见首不见尾”,

营销曾写过“乾坤大挪移”,

今天“八一八”地产媒体人。

是为“羊锅说楼”年终特稿。

/ 壹 /

有过无风时的等待,才有驭风时的从容。

2018年,地产媒体人的变动,来得比往年要猛烈一些。临近年底,媒体人“异动”的消息更是满天飞。

实锤的是,中国指数院华中分院院长胡超离职。尽管他否认是媒体人,但被我视为广义媒体人。

△ 爱喝茶的胡超(左三)

狗年伊始,原《武汉晨报》地产部的一干人,先后离开。

袁轲、徐建生、艾博相约“下海”创业,以千万级身家的网红投资大咖“徐SIR”为旗帜,组建“武汉购房荟”,并创办了“徐SIR侃房”、“小妹买房”4个矩阵式公众号。

其周刊主编刘燕转任“热线房产”主编。

2017年,《武汉晨报》地产部总监卢傲然,辞职来到绿地华中事业部,担纲品牌负责人,稍后,其老部下李偲也投入其麾下。

曾经活跃在武汉地产圈的媒体人——任洁、秦非、彭芸也都是前“晨报”的骨干,2018年,他们都齐集“百度房产”。

如果算上早先离职的熊华勇、邓坤蓉,刘百燕,更早的杨晋文、吴静和创始人王九凌,“晨报”地产部的核心成员差不多都离开了老东家。

△ 爱板沙的晨报战队

/ 贰 /

让你成熟懂事的那几年一定很辛苦。

2018年,纸媒人在“迁徙”,门户的媒体人也没消停。

春暖花开,“房天下”的后台主力张纯,转战“凤凰房产”,这里,有她曾经的同事王丽莉——两年前,王丽莉从“房天下”移师“凤凰房产”,主政凤凰武汉。

张纯不仅更换了东家,而且从熟悉的后台转型到陌生的“前线”,挑战广告营销。

△ 美女天团,凤凰房产

孙立,曾经也是张纯“房天下”的同事,今年,他也加盟“武汉购房荟”,一如既往,像老黄牛一样辛勤的劳作。

随后,“房天下”的业务骨干吴洋和高凡春,先后前往“今日头条”。

△ 曾经的房天下战友

丹桂飘香,人称“千亿林”的林子,从“新浪乐居”转战到易居中国旗下另一个板块“房友”;乐居的另一个业务骨干王冶青,则与一年前离职的王宽“会师”在奥通传媒,“玩”起了新浪微博、喜马拉雅。

“新浪乐居”的主笔彭芸转移到“百度房产”,另一主笔杨佳则加入了“武汉购房荟”。

年初,“亿房”的明晶晶离职,来到武汉房地产经纪行业协会;前一年,她的同事“麻辣”主笔崔璇转战到“得意房产”。

△ 新浪乐居,不拘一格

/ 叁 /

从前书信很慢,车马很远,一生只爱一个人。

这是武汉楼市“黄金时代”媒体人的真实写照。

上个世纪90年代未,《长江日报》是武汉楼市的主流媒体,甚至一度是开发商唯一选择的媒体,它的主编是复旦大学毕业的文艺女青年吴月琴。

这位来自江南水乡的女子,用娟秀的笔触,把早年的武汉楼市刻画得如木三分。开发商都亲切的称她为“吴主编”,特别爱美的她,每天的包包都不重样。

2007年以后,吴主编就离开了地产圈,目前仍供职长报集团。

△ 影响有影响的人——长江日报,左一杨捷(长报城建记者),左二也是杨杰,左三为吴月琴。

2000年“六一”,《武汉晨报》的“楼市周刊”横空出世,它是武汉楼市的第一份行业专刊,由王九陵率领李晨曲、王秋萍和吴静等四人创办。

“楼市周刊”开创了地产圈媒体的N多个先河:

第一辆看房专车,

第一个楼市论坛,

第一张楼市地图。

几年后,嘉禾装饰钱俊雄搞的“家装白皮书”,就是从李晨曲当年策划的“家装日记”获得启发的。

如今,这些“套路”都成为各个媒体的常规手段了。

2001年,一位晨报“最强业务员”的离职,引起日后武汉地产媒体圈的重大变化。她就是明玲,圈里圈外都亲切称她为明姐。

同一年,晨报记者周彬遒离职,去了万科。记者进企业,而且是神一样的万科,这在当时是极为罕见的。

几年后,另一位晨报记者王川也跨入了复地。当时,刚进入武汉的浙金都地产公司总经理卞涛,就是原《钱江晚报》地产部负责人。

去年我结识的当代置业总裁张鹏,早年也是北京某报的地产记者——他在采访当代置业董事局主席张雷时,受到邀约,张鹏当即答应。

明玲的离职,也是受到时任《楚天都市报》总编辑张勤耘的“呼唤”,在当时武汉最豪华的东方大酒店,设宴款待,亲自盛邀。

明姐没有辜负这份盛情。依托这份全省发行量最大的强势媒体,带领一众团队,把《家园》周刊以及整个楚报的地产经营,办得风声水起,创下了一个又一个新高。

十年后,明姐出版自传《另起一行》,从中我们看到“洪荒年代”的广告人,还有武汉楼市早年的故事。

2013年初,明姐退休,可她是一位闲不住的人。两个月后,她开设微信公众号“明姐的朋友”,5年来,写了1300多个她的朋友,平均不到两天就有一篇推文。

△ 她就是赫赫有名的明姐

/ 肆 /

是平台成就了个人?还是个人彰显了平台?

每个地产媒体人都常常仰望星空扪心自问。

2009年,王九陵从晨报周刊调任《投资时报》,后进入卓尔集团,两年前,他离职创业。

稍后,李晨曲离职,先去上海发展,几年后回汉,投身明姐的团队,然后,与离开晨报的另一位记者雷静(对,你没看错,就是红遍武汉的文艺微信大号“汉声”掌门人),创办了《大武汉》杂志。

如今,李晨曲也开设了自己的文艺类微信大号“大桥旁”。

王秋萍仍在长江日报报业集团,目前,参与军运会工作;吴静下海创业,仍在地产圈。

当年,晨报周刊有一个主笔杨晋文,我印象深刻,他思路独特,下笔有神。2010年,他离职去了金地,4年后,转战中建三局,两年前,杨晋文又杀了一个回马枪——回到了《长江日报》。

2007年5月,明姐不再分管楚天广告总公司地产部,随着明姐的离开,《家园》周刊的一批核心成员也相继离去。

于保罡,在明姐调离的当年,转身去了“中房报”,如今,已是“工长360”的老板,成为武汉家装互联网的大佬;

2008年,姚卫、柴贵银则去了刚刚组建的大楚网,陈俊峰在“中大地产”转了一圈后,现在也回到了大楚网;陈军最后的岗位在卓尔文旅;离开《家园》后的左荣华,曾在长城建设就职,如今在当代和华侨城合资的地产开发公司;董国栋离开后,现任武汉汉阳造文化产业公司董事长。

2008年,林丽霞也离职,目前,与合伙人组建华林融创商业运营管理公司,经营后湖的华林广场。

2005年走入“家园”的张琼,6年后,又分管商业家电等行业,目前,也刚从楚报全媒体中心离职。

《家园》周刊的“老人”陈麟,2014后离开报社,下海创业,现仍在地产圈;后来周刊的“新人”王丛茜也在贵圈,开设了微信公从号“购房指南”。

△ 明姐和她的爱将

/ 伍 /

你在媒体最美好的瞬间是什么?

尚未佩妥剑,转眼便江湖。

相比前述几位地产媒体“前辈”,我进入贵圈稍微晚了一些。

2002年的10月,我从《武汉晚报》经济部调任广告部,成为《广厦》周刊主编。

当时就我、胡蝶和刘晓双三个人,比不得晨报和楚报兵强马壮。当时,《广厦》就8个版,还是4彩4红,比不得人家的全彩版。

刚刚入行,一脸懵逼。

有一次,全国最牛逼的策划人王志纲团队来汉市调,请武汉地产媒体人在三阳路的湖锦吃饭。

开席前,王大人的队伍就把一个微型录音机放在餐桌的转盘上,哪个发言,录音机就转到哪个面前。

当时九陵、陈麟、月琴在场,他们对武汉楼盘如数家珍,真真是纵论楼市,指点江山,而我,是一句话都插不上,那个录音机就没有在我面前停过。

好在人笨腿勤,朋友众多,

好在胡蝶用功,笔触细腻,

好在团队勤奋,领导重视,

好在晚报强势,蒸蒸日上。

尤其是2007年,杨光华、陈娟、权辉蓉、兰莎、林硕及郑丽的加入,以楼市内容建设为主,为客户创造价值,强调原创,鼓励写作,尊重专业。

最早,《广厦》对标的目标是本地6家楼市周刊,后来,放眼全国找“竞品”。

用前几天杨光华在朋友圈发的一句“飚话”:“《广厦》周刊没有对手,一直是江湖的传说”。

△ 我和胡蝶曾经与郁亮确认过眼神

△ 《广厦》战车,轰鸣三镇

2009年,晚报地产人也开始了重大“迁徙”,不过,这次人事“变故”是晚报的主动调整:代理制。

原地产部的人员,按自愿原则,离开报社,自行组织公司,来代理晚报的地产广告。

原地产部总监刘典斌率周俊、张鹤松、费学遒、陈静、张亚安等人组建“广厦同仁”,江华、谭细辉加盟“太阁广告”,陈艾佳开设“大禾广告”,共同代理晚报的房地产广告。

杨光华率采编团队继续原创,禹小秋则率刘静雯、刘霄、李书明、黎田等人作为服务团队。

代理制让晚报的地产广告如同“加了杠杆”,一飞冲天。

△ 五虎闹江城

几年后,随着楼市和媒体的变化,晚报地产人也开始陆续离开。

光华的嗅觉最灵敏,这缘于他是纸媒人中最早“触网”的。北京奥运会那年,他就开通了博客;新浪微博兴起,他的微博也开通了;

2012年初,我离开广告部,重回经济部。半年后,光华离职,到湖北广电“玩”起了楼市电视,随后,又与李晨曲搭档,就任楚商联合会的副秘书长,运营资源。

在武汉地产媒体圈里,光华也是最早开通微信公众号的。

2013年12月,《光华楼评》上线,在长达两年苦逼、且没有任何“变现”的爬格子岁月中,光华奋笔不辍,其中,《“财富基石”背后的那个开发商》一文,被删前有高达19万的阅读,《武汉再也没买到便宜房子,最高房价超过8万》一文,阅读更高达30多万。

《光华楼评》成为武汉地产媒体人中,最早走向全国地产行业的序列大号。

光华离开后,权辉蓉先去了《楚天金报》,后又到“武汉学院”任教;蓝莎先去了美国,后来回汉,在楚报工作;稍晚离开的陈娟,现在中交二航局的华中中交城;林硕离职后,目前赋闲在家。

2015年前后,几家代理公司也逐渐“离场”。

刘典斌现在朗汇控股,周俊从事健康养生产业,禹小秋与三个互联网大咖搞起了房地产大数据营销。

2012年,张鹤松与原晚报同事代进新、陈守芳组建了“广厦同祥”,代理大楚网的地产广告,连续几年,把大楚网的地产广告推向新高。

今年年初,三人也退出大楚网代理,从事家装和线下活动。

2013年春,我也离职,冲向大海,加盟太阁广告。

在这片海里,太阁广告的地产经营的范围,从报纸到电台,从线上到线下,从网络到电商,从暖场到圈层……

对于我这个年过半白、且“裸辞”的副处级干部,海水确实有点咸,海风也有点大,海浪更有些狂……

去年9月,把搁置了半年的微信公众号又捡了起来,“羊锅说楼”才正式起步。兜兜转转,回来原点,再做“记者”,重新出发。

我的“座右铭”是:

热热闹闹克采访,

安安静静写故事,

默默无闻走世间,

轰轰烈烈过一生。

/ 陆 /

人生,各得各的眼泪和宠爱,各有各的眷顾和依赖。

说起武汉地产媒体人,有一个群体,是不能忽略的,他们是报纸媒体的楼市专栏记者。

2003年初,《武汉晚报》的“黄峰淘房”率先亮相,以平均每周两篇的速度,持续报道武汉楼市的最新战况。

一年后,《楚天都市报》也开设“华仔跑楼”专栏,由苏永华领衔,武汉三镇的各个楼盘都留下了“华仔”的身影。

《武汉晨报》由胡继权主笔“淘房大权”;

《楚天金报》由黄振琳操刀“振琳看楼”,

《长江日报》是马振华打理“马哥说房”,

《长江商报》则是张磊的“张罗楼市”。

这是武汉楼市“黄金时代”的“黄金专栏”,6位楼市专栏记者,以不同的角度观察市场,倾听民意,指导购房,6位大咖的稿子常常是每家报纸的绝对头条。

十年过去,6位大咖先后出现了变化。

2010年前后,黄峰先调到“汉网”从事网络运营,之后回《武汉晚报》负责地产,2017年初,去了庭瑞集团。目前,他又重返媒体行业,运营长江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大学生平台“长江日报最武汉”。

几乎同一时刻,苏永华也从经济部转入广告部地产部,后又被集团调任《大武汉》。2016年,苏永华离职,在卓尔集团,负责文旅板块的品牌和营销。

2014年,黄振琳也离开金报,在庭瑞集团负责行政和人力资源。

同年,张磊转战“新浪乐居”,后来,他又投身于商业地产。

目前,胡继权依然坚守报业,是长报集团地产研究院副院长,“小马哥”马振华也仍在《长江日报》。

△ 六神下两江

武汉地产媒体人中,还有一位不得不提,他就是目前红遍三镇楼市、微信公众号为“武汉买房”的主创陈珂。

陈珂原来也是《楚天都市报》经济部的记者。

2010年左右,刚刚走进报社的陈坷,半年后接手了《华仔跑楼》,他独特的视角,犀利的文风,成为武汉楼市媒体人的一股清流。

作为80后,陈坷也早早“触网”,把互联网玩得滴溜溜的转。

2016年,陈坷悄无声息的离开,曾与人合伙创办微信公众号“光谷客”,一篇关于“某钢”裁员的稿子,也是高达百万+。

徐宝忠,曾经也是《武汉晨报》的记者,2005年,做了一年记者后,不甘寂寞的他“下海”,在搜狐-太阁-搜狐“晃”了一大圈后,2016年,与陈坷“会师”,两人联合创办“买房社”,以“武汉买房”为主打,形成5个微信公众号的矩阵。

△ 曾经对手,如今团友

还记得《长江商报》楼市周刊记者屈虹辉,笔下也颇有锋芒,后来离职到武汉万科,后来不知去向。

“商报”的袁虹霞和胡小莉依然在该报坚守着。

今年,新鲜出炉的微信公众号“武汉房地产报”,圈内人一看就是媒体的“老司机”。

创始人叫刘钧,原《楚天都市报》经济部主任,两年前,他也离开了报社。

凭借对整个经济领域的熟悉和掌控,加上他还有两年负责“金报”财经、证券报道的历练,目前,刘钧用这张新“报纸”来驾驭楼市,轻车熟路,迅速开车。

△ 青春就是长发飘飘,居中的帅锅就是刘钧

/ 柒 /

我们都想要牵了手就能结婚的爱情,

却活在一个上了床也没有结果的年代。

在楼市的“黄金十年”的上半场,武汉地产媒体人与媒体的“婚姻”是很牢固的,“离婚”、“分手”是很罕见的。

但相比纸媒,互联网的媒体人,其流动性要快得多。

在2005年至08年,丁霞、董樑先在搜房,后来,两人双双离职,创办了“热线房产”;

2008年,“大楚网”上线,“亿房”的吴卫东离职加入,后来,“热线房产”的李瑾、晚报的车朝晖也离职加入大楚。

同年,晨报的熊华勇加入搜房,直到去年离职后,他前往浙大和香港理工大联合中心专心读博。

“搜房”的第4任掌门高琦,也出身亿房。

2009年,潘波执掌武汉新浪乐居,一批搜房人跳槽到乐居,如林子,陈睿、晏丹、茹花,郭飞、沈欣翔、宫婷、何雨洁……

△ 你从哪里来?你往何处去?都不重要,我们乐居其中

到底是年轻人聚集的互联网媒体,没有那么多羁绊。

互联网讲究的是流量,由此带来的也是人员的流动。

地产媒体圈里,最勤快、最能吃苦的,当属杨剑,人称Y总。

2009年,他入职“亿房”,为其建立二手门店立下汗马功劳。2011年,他转身去了“得意房产”,5年后,又创建“武汉奇豆”,代理腾讯,京东房产。目前,再度入股“得意房产”。

现在“房掌柜”老大孙文韬,曾经也是搜狐焦点的一员;

姜华曾经也是“亿房”成员,后来也曾转战“房掌柜”,如今,其微信公众号“中北路”也是武汉地产自媒体的大号之一。

“长江日报最武汉”的主编阮家治,也是亿房小编。

眼下,武汉楼市媒体里,面对C端最火的大号当属“阿松评楼”,主创人关乐滔,也曾是“搜房”后台的骨干。

“今日头条”是许多开发商都喜欢的新媒体,其地产负责人肖飞也是原《楚天都市报》地产部主力。

早几年,《楚天金报》的廖桥转场至《长江日报》;2017年,该报停办后,其周刊负责人苏继俊移师ZAKER湖北。

武汉地产媒体人的不断辗转腾挪,主要是缘于媒体量供应的增加,如近年异军突起的安居客、今日头条、凤凰房产、网易等,还有微信公众号大军的扩容,由此,从古典媒体(纸媒)、传统媒体(门户)等流向“新媒体”的人员较多。

我常说,十年前,开发商宴请媒体,两桌即可,如今,没个八桌十桌,根本“照顾”不过来。

在众多互联网楼市媒体里,“房天下”和“亿房”可以说是楼市媒体人的“黄埔军校”,在媒体、供应商、广告公司、活动和渠道公司,甚至是开发商里,都有这两家媒体的人。

“天下”都有“搜房”人,“亿房”中有“亿房”人。

△ 搜索天下房,帮询回家路

/ 捌 /

你如今的气质,藏着你走过的路、读过的书,和爱过的人。

近年,楼市媒体人开始流向开发商,从乙方转向甲方的媒体人也逐年增多。

《武汉晚报》周刊的郑昊,离开报社后,在瑞安供职至今,索引、刘霄、谭军、谢东波先后去了恒大,现在,索引转到泰禾,谢东波则进入了互联网保险行业。

早年,《武汉晨报》的江身军去了卓尔,近年,《武汉商报》的黄妮娜、《武汉晚报》的刘春、亿房的熊文龙也都在该房企。

祁俊曾经是“亿房”小编、“搜狐焦点”的首席记者,如今在融创;

祝珺曾经是《长江日报》的记者,经历华侨城,现移至招商蛇口;

史长武曾经是“房天下”成员,如今在新世界地产;

邹辉曾经是《楚天金报》的记者,现泛海武汉公司;

张雅静曾是“亿房”主笔,刚刚转场至纽宾凯。

△ 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我们早就是融媒体

///

有些人,说再见就真的再也不见了。

“我连朋友圈备注都来不及修改了,他又跳槽了。”这是很多楼市江湖人相互间的感慨。

顺着这条20年地产媒体人迁徙的“路径”,我们会心生唏嘘。

从“一纸风行”到“网络横扫”,最后是今天的“抬头不见低头见”,短短几年的光景,楼市媒体和广告的生态圈,天翻地覆。

人依旧,曲未变,词已换,泪无痕。

借1999年《南方周未》新年致辞致敬所有武汉楼市的媒体人:

总有一种力量它让我们泪流满面,

总有一种力量它让我们抖擞精神,

总有一种力量它让我们寻求未来。

这种力量来自于你,来自于你们中间的每一个人。

迎着新年初升的太阳,让我们轻轻地作个道别,说一声:“再见,2018。”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
[责任编辑:wyduandu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