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“神秘高冷的开发商”

华仔跑楼2018-07-12 14:20

全文阅读需9分钟

希望你的收获是,

知道如何为自己挑房子

一个“神秘高冷的开发商”

当我们称赞一把椅子或是一栋房子美时,我们其实是在说它具有一种吸引我们的“性情”;假如它摇身一变成为一个人的话,正是我们喜欢的。

——英国作家 阿兰·德波顿

在一次大学同学聚会上,和一个在上海做外贸的同学聊家常。

“我在仁恒·滨江园住了20多年。你把脑壳望酸,在小区也找不到一处补过的外墙。就像一个教养好、有保养、不张扬的女人,难以看出年纪……”

闲聊而已,也没留太深印象。就当人家善意地炫了个富。

去年,看到一位媒体前辈的朋友圈:

“这个楼盘的开发商,是少数几个我尊敬的企业之一”。

配图是住宅入口。上面6个字:“仁恒·公园世纪”。

同一家房企!

一个“神秘高冷的开发商”

年初,在杭州一地产自媒体公号上看到一句话:

“如果还没有听闻过仁恒的名号,那就千万别说你是干房地产的。”

再后来,在一家老牌地产研究机构总监的微博上,又看到评价仁恒:

“不论行业好坏,不看房价涨跌,我做我的产品,不投机也不粉饰。不讲究风格,但在意格调;不追逐风口,但自有风度;不收买媒体,但关系挺好。”

这样为一个企业背书,既要勇气,也要见识。

一个“神秘高冷的开发商”

武汉,目前还没有仁恒交付的项目做实勘。

这到底是一家怎样的房企?

从住户到媒体人,怎么像被洗过脑一样?

于是花了一整天,在国内几家曾相当活跃的房产门户,把南京、苏州、上海三地仁恒的业主论坛,翻了个遍。

最远的记录,是好几年前的。

论坛里的留言五花八门,好在都很原生态。

房子好在哪里?

“2004年,别人都在做毛坯时,仁恒就卖精装。现在别人做精装时,仁恒的楼盘,地暖、中央空调、新风系统已是入门级标配。”

“这(仁恒南京江湾城)是我看到的,实际交房水准高于样板间的楼盘,没有之一。”

“我也是搞建筑的。感觉仁恒的老板喜欢在看不见的地方砸钱。地库用的地面材料,在住宅中罕见,贵得要命,但好用,亮堂,进车时的声音爽死。”

一个“神秘高冷的开发商”

形式由功能而来。

—— 美国建筑师 沙利文

住进去爽在哪里?

“没交房时看起来一点不惊艳,包括样板间。住进去后,才发现太多惊喜。仁恒出名的时候,是在交付使用后。”

“仁恒的精装房,看不到贵上天的马桶卫浴,也少见豪气的大理石。只选对的不选贵的。”

“昨天邻居家通知物业,今晚家里要来7位客人,希望门岗便利放行。下班时他回家,管家在他家门口居然整齐地叠放了7双鞋套!”

一个“神秘高冷的开发商”

“无需崇拜任何神祗。 一个家就能够帮助我们怀想起真正的自我。其作用并不逊于一座清真寺或小教堂。”

——阿兰·德波顿《幸福的建筑》

为什么换到仁恒?

“小区(仁恒.公园世纪)里,有很多别墅换过来的业主,这些人宁愿把400多平的大House放着,换到这里的150平三居。”

“佩服仁恒的原因只有一个:小区没人敢封阳台。这里面体现的开发和物管水平,住过房子的都晓得。”

“我们小区有2个地产公司老板,自己是卖房子的,老婆偏偏只住仁恒……”

一个“神秘高冷的开发商”

我们对脚下的土地负有义务,我们建造的房屋决不能劣于它们所取代的那片处女地。

——阿兰·德波顿《幸福的建筑》

是谁在买仁恒?

“我特反感**湾那种金碧辉煌的夜总会风,*城曾经也这样,这两年似乎悟过来了。在仁恒,低调才是最大的品味。”

“就是典型的CEO盘,定位清晰但产品并不壕,适合高端人士过日子。”

“小区业主都不是为省几个钱扯事的主,这些人似乎都懂和气生财的道理。所以仁恒的物业模式在其它社区难以复制。”

一个“神秘高冷的开发商”

说的都是小事,甚至只是极小的细节。

但你不得不承认,如果把这些反馈汇编成册,妥妥的一本《中国改善型购房心态研究指南》。

一个“神秘高冷的开发商”

一栋房子的功能是什么?一个抵御冷热、雨以及喜爱窥探别人隐私之徒的庇护所;一个接受阳光和光亮的容器;适用于烹饪、工作,和个人生活的特定数量的单间。

——勒·科比西埃(现代建筑艺术先驱)

花这大的功夫翻找一家房企的外围评价,对华仔(公众号:华仔跑楼)来说从未有过。

这些“功课”是在5月份做的。

6月初和几个同行去华东踩盘,而且是定点看仁恒楼盘。

去验证那些“传说”。

南京和苏州,是仁恒深耕的两处地方。

一个“神秘高冷的开发商”

一个“神秘高冷的开发商”

实地看了四个盘:

老外扎堆的南京仁恒.国际公寓

南京第一毫宅社区仁恒.江湾城

一房难求的苏州仁恒.公园世纪

苏州最神秘别墅区仁恒.棠北。

如果用一句话来说感受,那就是:

钱,都优雅地砸在了实用的地方。

因为细节最难做到、也最易忽视。

就像看一个男人,你最好看他的袜子。

所以,我们还是说细节。

一个“神秘高冷的开发商”

创造美感的,是细节之间的协调搭配,

而不在于细节自身。

——马修 《建筑师成长记录》

仁恒御用景观公司是新加坡的“诗加达”,对设计带水系的中央景观相当偏好。

但水景却是极其考验物业运营能力的。我特地留意了下,所有的景观水池内,见不到一片落叶。

绿化景观仍强调功能性,所有草皮欢迎踩踏。

营销中心里所有的楼书,做工都相当朴素。

一张卡纸对折,交代清楚楼盘基本信息,OK。

一个“神秘高冷的开发商”

不大走人的步行消防楼道,地砖的拼缝匀称笔直。有地方为达到标准,据说“前后铲了4次”。

小区外墙,既看不到土豪地产商钟爱的德国莱姆石,也没看到贵气的新疆卡拉麦里金。

多是大面积铝板,墙体内用了双层隔热。

铝板外墙自洁性好,不易变色、不易变形、不渗漏。

“缺点”是:看上去不惹眼,不豪气。

一个“神秘高冷的开发商”

建筑应该具有甘愿稍显乏味的信心与善意。

——阿兰·德波顿《幸福的建筑》

武汉这两年才开始出现的精装地库,仁恒10几年前就引入了。

双大堂设计。负一楼大堂精装标准和一楼大堂一样。舒适、精细、实用。

一个“神秘高冷的开发商”

被业主引以为傲的仁恒会所品牌Y-TIME,也一点都不奢华。

但每个地方都在向业主强调好用,并让你有用的欲望。

会所都由物业公司自营,从不对外招商。

所有物业不设利润指标,实在不能持平,就贴钱做。

为什么这样?答,仁恒老板对全国物业只有唯一考评指标“业主满意度”。

不是自己评,请独立的第三方公司考核。

一个“神秘高冷的开发商”

苏州仁恒.棠北,名副其实的顶级豪宅。

大师作品合集。栋栋皆孤品。

80亩的一个岛,只做22栋房子。

别墅也全部精装。室内设计均是国际大师梁志天、邱德光、李玮珉操刀。

我参访过的3栋完工待交付的宅子,每栋售价从几千万到过亿。

由内到外,没有一栋有土豪气息,但全都有种雅致的美感。

一个“神秘高冷的开发商”

最好的建筑是这样的,我们深处在其中,却不知道自然在那里终了,艺术在那里开始。

—— 林语堂

20多年来,不论是远择客户、选择供应商、还是选择职员,仁恒都有一套独特的做法,但秘而不宣。

南京仁恒.国际公寓的会所“辉盛阁”,有小区业主专用餐厅。

典型的“万国食堂”。

用餐时段,一半是国外业主。

服务员个个轻言细语,专业水准不逊五星级酒店。

一个“神秘高冷的开发商”

碰到一个给仁恒开车的司机,已在仁恒上了14年班。

他说南京仁恒员工平均“司龄”8年,最长的近20年。

员工流失率,比有些机关单位还低。

“江苏龙信”,是仁恒的御用建筑商。

仁恒所有的楼盘都是它承建。

仁恒工地的农民工流失率,往往也是当地较低的。

“仁恒从不要求建筑商垫资施工。相反,春节前,仁恒老板都会预付3个月薪水送农民工返乡。但仁恒极少说这事。”

能做到上述80%的开发商,反正我没听说过。

一个“神秘高冷的开发商”

前面说了,武汉目前为止没有仁恒交付的项目。

但武汉其实有仁恒在建的项目,在市民之家旁,高层住宅小区。

和竹叶山集团合作。仁恒操盘。

这个项目也很“仁恒化”。一年多来默默地建自己的房子,不宣传。“一如既往地神秘和高冷”。

一个“神秘高冷的开发商”

我们应在建筑中追求两样东西:为我们遮风挡雨;

能对我们讲话。

—— 美术评论家 约翰.罗斯金

江苏返汉后,某天专门约了仁恒武汉的营销总苏峻喝茶。

同桌的还有一个朋友,是某上市房企的武汉公司副总。

聊天时,副总笑着讲起一个月前集团大老板视察武汉公司的情景:

所有员工立在门口迎候。老板从车内出来,中高管全跟在后头。“他从豪车下来双脚落地、一直到在会议室开完会上车,两只手就没从裤兜拿出来过……”

苏峻跟了一个故事:

“我第一次见到老板钟先生,他一个人拖着行李箱从上海来汉,接机的是我们公司最普通商务车,公司门口也没人迎接。全部该干嘛干嘛。

武汉公司总经理向老板介绍每一位中高管。你说名字时钟先生马上能说出部门,先说到部门时他能说出名字。

陪客户晚宴后钟先生独自打车去机场。出门后发现外套忘带,自己笑着跑回来拿。

对仁恒的企业管理印象最深的是什么?苏峻想了想,答:

在仁恒,上下级间“从不骂人”。

在结果导向的地产圈,能做到这4个字的公司,少有耳闻。

典型的“别人家的老板”。

他希望,所有的资源,都花在有用、好用的地方。

而不是用来显摆。

一个“神秘高冷的开发商”

低调的人,一辈子像喝茶,水是沸的,心是静的。

浅酌慢品,任尘世浮华。

——马德(作家)

特意查了查仁恒的公开资料。

仁恒置地集团老板钟声坚,广东陆丰人,早年在新加坡创业,实业起家。

1992年创立仁恒置地,从上海起步。2006年仁恒在新加坡上市,是新加坡市值最大的华人私企。

一个“神秘高冷的开发商”

再看下仁恒官网公开的财务数据,很多问题有了答案:

今年一季度,仁恒在全国销售额70多亿元、约8.4万平米销售面积。

在“高周转”成风、动辄年销售冲3000亿的国内房地产业,这并不打眼。

但高达8万元/平的销售均价,那就牛得不一般了。

再一查,人家在平均售价的全国排名榜中,已多年第一。

今年一季度末,这家公司手上有160多亿的现金。

负债率保持在50%左右。

远低于同期A股上市房企80%的平均负债水平。

典型的主攻高端、财务稳健、行事低调的企业。

一个“神秘高冷的开发商”

还有几个让同行酸牙的数字:

1、从1993年起,25年里,其楼盘的业主重复购买率30%,“老带新”率50%。

就是说,80%是熟客。

2、品牌溢价率20%。

什么意思?同样地段,仁恒的房子价格至少高出两成以上!

二手房出租价格,也同步溢价。

3、25年来,它在全国总共只做了40多个楼盘。

平均每年不到2个。

这还不及恒大、碧桂园这些规模企业一个省的量。

huazaipaolou

在政府对新楼盘强势限价的背景下,

它在武汉还能呈现出专业高端住宅吗?

高配与限价之间的尺度把握如何平衡?

一个“神秘高冷的开发商”

仁恒同我合作了20多年,就像一对老友,没有兴奋,

没有争吵。因为你很懂我,我也很了解你。

—— 设计大师 梁志天

这两个问号,将随着下半年武汉项目的露面而有答案。

本月20日,“懂仁恒”的梁志天将来武汉,为仁恒的品牌发布会站台。

有这么一次机会,去听这位和仁恒有深交的大师评说。

我也很期待。

(除人物照外,配图均为仁恒楼盘实景)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